主页 > 地方资讯 > 正文

我的小书架

发布时间 2021-06-09

  相比这位友人,我自惭形秽,我只有一个小书架,还是个普通木头的,而且连实木都算不上,只是早先的三合板,一米半宽,上面三层,是玻璃扇,下面两层,是木头扇,由于年代久远,书架一层烟火气,但它曾陪伴了我快乐的童年,于是使用至今。

  这个小书架,里面的书很杂,母亲的编织大全、家常菜谱,父亲的养花知识、养鱼技巧以及孩子的童话、漫画,都在这个小书架里挤着。属于我的书,就那么可怜地分散在上层或者下层,有郭敬明的新书《小时代3.0》,也有路遥旧版的《平凡的世界》;有一些明星们的自传,也有《选集》、《文选》;有最新的时尚杂志,也有开明书店在民国三十八年再版的《鲁彦散文集》……

  尽管我书架里的书们挨挨挤挤的,但实际藏书并不多,也没有多少像样的大部头,但这些年我读的书也算不少。面对这样一个小书架,我一方面翻来覆去看自家数量不多的书,里面确实有一些值得翻来覆去看的当代和近代作家们的书,另一方面主要是借友人们的书,他们花梨木的书架里的书难道真是为了自己看而买的吗?

  我是个爱书之人,看过的书绝没有污损、破坏的记录,所以友人们可以放心由我在他们的花梨木书架里挑选我爱看的书籍。有时候我不得不赞叹我的一些友人,连一些价值不菲的藏书他们都有,或者我倾慕的一些新书,他们也早早收入了囊中。每当我挑选了一本或几本书走出友人书房的时候,我都会被他们哂笑,但我丝毫不脸红,还反驳说,读他们的书是怕把书放得发霉长虫,然后也自嘲一下:谁叫我只有一个破烂小书架呢?

  我也曾向往拥有一间四壁都是高大书架的书房,午后或黄昏,可以坐着摇椅悠闲自在地读书,任由时光穿越、停止,尽享读书带给精神的极致享受。但这个梦想恐怕一时不好实现,房价如此之高,纸书如此之贵,加之紫檀、乌木、花梨木等高级书架又是何等的不可企及,我只有好好爱护我的小书架,依然翻来覆去看我的《平凡的世界》、《红楼梦》,依然去向有花梨木书架的友人借书。